欢迎访问厦门文广体育
客服热线: -

厦门文广体育

厦门马拉松赛运营机构

这个与厦马同年诞生的项目,在沙漠边缘创造了一个奇迹…… [复制链接]

文广体育 | 2018-05-14 15:25 185 0

万里荒芜的沙漠并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人内心的荒漠化

对公益漠然

那才是真的“荒漠”危机


“建发绿跑在行动”

是厦门马拉松的重要公益配套活动

除了组织绿跑家庭志愿者捡拾赛道垃圾外

从2015年起,厦马组委会更携手建发集团

通过中国绿色基金会“百万森林项目”

每年将20000颗固沙植物播种在“厦门马拉松爱心林”中


2017年4月29日-5月1日

厦马组委会携手7组“绿跑家庭”代表

再度踏进阿拉善沙漠

为沙漠的一片绿色贡献一份力量



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看你



经过全程5小时的飞行,“绿跑君”一行从地处祖国东南一隅的“海上花园”,抵达位于西北边陲、素有“塞上江南”之称的银川。银川市是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府,东有黄河穿境而过,西依贺兰山。而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则是在贺兰山另一侧的内蒙古阿拉善腾格里沙漠锁边生态公益基地。


据基地负责人吴向荣老师介绍,因着贺兰山的庇佑,宁夏平原是西北地区唯一能够种植水稻的地区。车行于银巴公路,会发现沿途景色从郁郁葱葱的绿渐渐变为黄沙、岩石与干枯的草木。




沿102省道和218省道绕至贺兰山南部后,往西北方向前行,不久就来到了宁夏银川与内蒙古阿拉善左旗的交界——“三关”,银巴公路在此穿关而过。这里也是贺兰山明长城遗址的所在。三关地势险峻,两山夹峙,在古时是防蒙古鞑靼和瓦刺的重要关隘,为兵家必争之地。




南北走向的贺兰山分隔着干旱地区与半干旱地区、非季风区与季风区、荒漠草原与河流湿地、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翻越贺兰山,就像抵达了另一个世界,迥异于贺兰山东侧的鱼米之乡,西侧的阿拉善盟正面临着三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和乌兰布和沙漠)的侵蚀。


作为中国绿化基金会阿拉善腾格里沙漠东缘生态治理示范区的基地,通过锁边造林计划,实现生态的自我平衡和恢复,阻挡腾格里沙漠的东移。



生机盎然的沙漠,迫在眉睫的沙漠化问题



沙漠是什么?在人们的印象中,沙漠是无边无际的黄沙,干涸、炎热、寸草不生,死亡之地。


但只要走过沙漠,你就会知道,这里有扎人的沙米、丛丛的白刺、自然排成一列的沙鞭;在沙漠中的湖泊周围,更会出现一大丛一大丛的马莲花。在沙漠中行走,你也并不孤独,一路上总有黑色的小爬虫相伴,偶尔还会遇到拥有完美保护色的沙蜥。在徒步走向淖尔图湖的途中,吴老师更领着“绿跑君”见识沙漠中的奇迹——一棵孤零零地长在沙漠洼地的榆树。由于四周地形的保护和深处蕴藏的地下水,它得以存活达三百年。




“沙漠不是完全是沙,沙漠过去曾被湖泊点缀,被绿洲分隔,被荒漠草原所环绕,是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因为沙漠的蓄水能力很强,一旦有降水,就会马上渗透下去,不会产生过度的蒸发,而在低洼处就会形成湖泊。沿着湖泊周围就会形成绿洲,沙漠边缘也会形成草原。”

白刺


沙鞭


沙米


马莲花


过去沙漠是在一个相对固定的位置里,流动性不大。但是进入上世纪70年代后,由于人口的增加、过度的开发,沙漠的移动速度加快了。“沙漠化的问题不是沙漠造成的,而是人为造成的。并不是沙漠要前进,而是原来的地方植被被破坏了。”内蒙古最西部的阿拉善地区在上个世纪末成为了我国最大的沙尘源地,而阿拉善荒漠化最严重的就属腾格里沙漠的东缘。


在淖尔图湖附近最高的一处沙丘,朝向湖一边的背风处,俨然悬崖峭壁。此处的高度不过也就六七十米;而吴老师说,腾格里沙漠里最大的沙丘,高达500米。“沙漠的爬坡能力很强,更不要说沙尘暴了,可以轻松翻过贺兰山,直往北京吹去,甚至隔海的日本都能受到影响。”如果不加以阻拦,让沙漠翻山越岭,首当其冲的就是包括银川在内的西北粮仓河套地区。




在大众的观念中,一直把如基地所从事的工作称作“治沙”工作,而吴向荣老师说,不是治沙而是“护沙”。“我们过去一直说要‘治理’沙漠或者‘把沙漠变绿洲’,但沙漠本身是自然系统的一部分,它调节着地球的水分,有干有湿,才能让空气产生流动。如果把沙漠都变成绿洲,那就会有大量水分蒸发和流失,这对整个区域的生态环境反倒是一种破坏。锁边造林,是运用最少的水来实现至少的绿,来维护沙漠、荒漠草原和我们家园之间的平衡,让沙漠在它应该在的地方,和沙漠和谐共处。通过建立生态平衡,防止沙漠进一步扩张,其实就是在保护我们的家园,也是在保护沙漠。”



离家又回家,只为锁住扩张中的沙漠



吴向荣是土生土长的阿拉善人,高中毕业时因缘际会赴日本留学。1997年,两位友人随吴向荣来到阿拉善,了解到当地日趋严峻的荒漠化问题,遂决定成立NGO组织,争取日本官方和民间的援助,利用各方资源来帮助阿拉善阻遏沙漠扩张。2003年,中日合作阿拉善腾格里沙漠东缘防沙治沙项目正式启动。而其实当时,吴向荣刚成家,也已在日本定居。他又一次离家,不过这次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在腾格里沙漠东缘开始种树,一种就是14年。到目前为止,他和他的团队在腾格里沙漠东缘营造了约18.5公里、总面积3万多亩的防护林带,成功地将沙漠的边缘锁住,整个区域的生态环境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在这片年降雨量只有100多毫米,但蒸发量却高达3000多毫米的土地,锁边造林的成果可称为奇迹。在吴向荣看来,防沙治沙工作最困难的就是固沙和节水。目前基地所使用的技术是以草方格固沙和滴灌方式节水。




在厦门马拉松爱心林,“绿跑君”体验了轧草方格的工作。所谓轧草方格,就是把废弃的稻草、麦草,一束束呈方格状铺在沙上,再用铁锹轧进沙中,留稻(麦)草的1/3或一半自然竖立在四边,然后将方格中心的沙子拨向稻(麦)草根部,使稻(麦)草牢牢地竖立在沙地上。


而轧好草方格的沙地,在铺设好滴灌水管并灌溉一定时间后,就可挖坑把树苗种进去,重新填埋。这些比牙签略粗的花棒树苗,前两年的生长量很小,但它们一直往深处扎根。花棒是一种根系庞大的固沙植物,她跟沙拐枣、梭梭一道,成为腾格里沙漠东缘的固沙功臣,而花棒的比例就占了八成左右。




这片宽约500米的锁边林带,给腾格里沙漠东缘提供了种子库和保护伞。“过度放牧使得腾格里沙漠的原生花棒几近绝迹,锁边林带建立后,不管通过人工采集或是自然散播种子,都能让林带两侧的植被得以恢复。而林带也给区域的动物栖息提供了场所。”



种树植心,撒下热爱自然、保护环境的种子



吴向荣老师说,自己当初回到阿拉善,是一种“帮帮忙”的心情,友人这么热情,作为当地人理应提供协助;而树种下去了,让它们成活就成了自己的责任;到现在,这感觉已经是自己的使命,生来就是要做这件事。


英国生物学家、动物行为学家和著名动物保育人士珍·古德曾说,“唯有接触,才有机会认识;也唯有认识,才有机会关怀。”经由接触而投入其中的,不乏其人。“绿跑君”在基地遇到的志愿者郑惠婷就是其中之一。她是宁夏当地高校的大二学生,刚在一周前参加过中国绿化基金会“百万森林项目”所组织的体验活动,随后就决定担任基地的志愿者。她表示:“以后暑假应该都在这里。我觉得这样过挺充实的,每天都特别开心,看着荒漠也很开心,每天吹着沙子都很开心。”而在参加体验活动前,她一度以为“阿拉善”是在国外,也不了解在贺兰山的另一侧有这样一个环保的基地。




目前,每年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企业团队、亲子活动、学校环境教育等团体及志愿者来到腾格里沙漠锁边生态公益基地进行服务。而在沙边的基地,和在海边的厦门,似乎有一种莫名的缘分。除了厦马的“建发绿跑在行动”以外,厦门组织的亲子体验活动不在少数,也有不少来自厦门大学的志愿者,每年到基地参加植树活动的厦门志愿者约有100人次。




连续三年陪同绿跑家庭到阿拉善开展植树活动的建发集团品牌管理部总经理马一弓女士表示:“今年来到阿拉善,感觉基地变化非常大,从管理、设施都更加正规、更有效率、更加系统,看到它一天天好起来是我最开心的地方。从赛道捡拾垃圾到这里的种树活动,其实是一体的,出发点都是爱护环境,就是‘只留美丽、不留垃圾’的绿跑精神。我们希望能够每年坚持下去,不断地挖掘并且影响更多的人,也让更多人参与进来。”不少“绿跑君”也表示,以后有机会会再来植树,而且会发动身边的朋友一起参与。


吴老师认为,不管是到基地帮忙的,还是做募资活动或在网上进行宣传的,都是基地的志愿者。是来自社会的力量在推动和维持着内蒙古阿拉善腾格里沙漠锁边生态公益基地的发展。




每一个经由不同的渠道,了解并且关注腾格里沙漠锁边生态公益基地的人们,都是一颗种子。经过他们的传播,远隔万里的西北边陲消息,将撒向每一颗热心环保的心灵。而厦门马拉松“建发绿跑在行动”系列活动,希望担当这样的传播者。明年的厦门马拉松爱心林植树活动,希望能与其他“绿跑君”再次出发,在沙漠边缘种下一片生态环保的希望。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